新媒体环境下昆明市司法公信力建设对策_法治研究_昆明社会科学门户网
  |  
当前位置: 首页/社科研究/法治研究

新媒体环境下昆明市司法公信力建设对策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2-27 来源:昆明社会科学门户网]

昆明市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副所长 副研究员 姜剑波

司法公信力是法治社会的重要标志,关系到社会和谐稳定。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了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要求,而且把“司法公信力不断提高”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目标之一。近年来,昆明市司法公信力虽然缓步提升,但仍然面临巨大挑战,尤其是舆论传播方式多样化带来的新挑战。主动适应群众需求和媒体舆论的新发展新变化,认真分析当前司法新闻宣传工作中存在的不足和问题,准确把握新媒体环境下的信息传播特点和公众参与方式,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法院新闻宣传工作,充分满足人民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已成为司法系统立足于坚持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维护司法权威的必然要求。

一、 司法公信力的内涵

(一)司法公信力的定义

“公信力”源于英文“accountability、credibility”,近年来已成为流行的研究热点,新闻学界研究传媒公信力,社会学界研究政府,法学界研究司法公信力。目前,诸多的研究文献对司法公信力的概念、结构和内涵进行了有益探索,分别从不同角度和不同环境来深入理解和把握司法公信,包括司法权力本体角度和社会公众认知角度,包括传统舆论环境视角和网络新媒体环境视角等等。司法公信力,顾名思义,一曰司法,二曰公信力。“司法”,即法的适用,主要涉及国家公共权力的行使;“公信力”是一个动态的概念,包含司法本身的信用和受众对司法的信任两方而。从国家司法机关和司法人员的角度来看,司法的信用多体现为司法的合法性,即在司法主体正当、司法中所依据的法律明确、司法程序公正、司法功能符合预期等方而达到司法活动受众的期望从而获得受众对司法的信任和认可的资格和能力;从司法的受众的角度来看,对司法的信任度则更多的是一种主观的价值判断。除此之外,其他作为旁观者的受众对司法的信任度也影响着司法公信力。

受众对司法的信任程度与司法的信用呈现出一种正相关的关系。司法只有达到了正义的要求,才能产生信用,而公信力的表达只是构建司法者与受众间关系的桥梁“法律程序不比有一个目标:一方而从审判技术着眼,要靠理智操作规则,防备正义出错而求较小的损害;另一方而,程序又必须能够提供一种信念,即正义必胜、真善统一的传统说法。这两个目标虽然矛盾,却都是法律致力于达到的。”因此,司法公信力是社会公众对司法主体、司法程序、司法运作过程以及司法裁决结果的尊重与认同,是司法在社会公众心目中建立起来的一种信服状态,它体现的是人民群众对司法制度、司法机关、司法权运行过程及结果的信任程度,反映的是人民群众对司法的认知和认同状况。

(二)司法公信力的影响因素

影响司法信用的因素。在司法活动中,作为前提条件的司法独立性、司法过程中的监督机制、司法整体的公正性和对司法结果的执行都是影响司法信用的因素,所以通过改善这几方而的因素来影响司法的信用,进而提高司法的信用会是非常有效的措施。司法是否独立是一个从社会制度方而影响司法信用的重要因素。固司法独立,要求司法权不受行政权和立法权等的限制,独立地完成司法活动。以英、美、法等为代表的国家将立法权、司法权和行政权作了严格的划分,有效地避免了独裁者的产生和权利的滥用。行政权对司法干预过多,会使司法机关及司法人员的司法权力本身受到质疑,也会失去其司法的权威性,难以树立司法的信用。然而确认司法的独立并不意味着司法要完全脱离控制,少了监督,权力就会被滥用,司法的监督是另一个从制度方而影响司法公信力的重要因素。监督是确认司法判决的正当性和纠正错误的重要环节,监督机制的存在使司法的正确率更高,错误率更低,同时用严密的制度体系提高司法的可信性和说服力。司法的公正性包括两方而的含义,一方而是司法的程序公正,另一方而是司法的实体公正。程序是否公正具体体现在司法过程是否遵从法律至上的原则,过于重视实体会忽略程序,过于重视程序又会忽略实体,所以司法的公正实际是在程序公正与实体公正之间的权衡,是一种处理得当的平衡关系。

影响受众信任司法的因素。从司法受众角度来讲,司法主体的专业素养、司法透明度和受众主观的信仰是影响受众信任司法的重要因素,从这几方而着手也可以达到提高司法公信力的目的。司法有很强的专业性,它要求司法主体具有很强的业务能力。司法的众主体中掌握着裁量权并最终作出带有法律强制力的判决或裁定的是法官,所以能够直接影响受众对司法的信任的主要角色便是法官。法官的素质和能力是在司法过程中直接呈现给受众并影响其信任度的因素,其个人的法学素养以及其对社会对国家的理想等问题都是影响法官利益衡量所涉及的问题,所以各国宪法始终要求法官须本其良知进行裁判。中国古代开始就有权大于法的传统,从夏朝开始,中国的法就成为统治阶级统治国家的工具,其中的国家强制力更是以国家的暴力机器的身份对人民进行统治,故而我国自古就有排斥官司的思想,耻讼、惧讼、厌讼,官民皆避之唯恐不及,更无从谈信任司法了。

二、 新媒体环境对昆明市司法公信力的影响

(一)经济社会发展激发了公众对司法的关注

当前社会公众的司法需求不断增长,对公平正义的追求越来越强烈,公众解决温饱问题后进而提出了更高的需求,更加追求社会的公平正义,更加追求对社会事务的参与和管理,关注的焦点更多的从经济领域转向社会与法领域。可以预见,法律新闻将成为公众最为关注的新闻领域之一,司法系统的所作所为会长期成为社会关注热点。

(二)新媒体膨胀式发展改变了舆论环境

当前,各类新媒体迅猛发展,信息传播的速度和数量突飞猛进,社会舆论的即时性、互动性日益增强,使得舆论环境发生了根本性变化,给法院新闻宣传工作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使信息分享、传播和获取有了更为快速、便捷的平台,从根本上改变了旧有的舆论生态。微博、微信等新媒体庞大的用户规模进一步巩固了其网络舆论传播中心的地位,正在重塑社会舆论生产和传播机制,使普通公众也成为舆论生产和传播的主体,同时为“意见领袖”和传统媒体获取新闻、传播新闻、发表意见、制造舆论提供了新途径。

(三)媒体司法报道的非理性有损司法权威

新媒体的信息传播具有天然的自由特性,因此,很难要求新媒体像司法机关那样严格遵从对法律事实认定的程序,新媒体自发传播的司法信息难免存在夸大和失真的可能。媒体的这种缺乏司法机关权威信息来源的自发式传播,因其不具有司法认定法律事实的严密逻辑性和程序性,客观上会在公众心中广泛形成人民法院司法能力低下的错误印象,对普通群众服从司法权威会产生严重的干扰,对司法机关树立公信力构成严重挑战。

三、 新媒体环境下昆明市司法公信力建设现状

(一)加快信息化建设实现网络司法公开

全市司法系统普遍开展了信息化建设工程,如市中院全面推进全市法院“三级专网”和22个派出法庭的“四级专网”建设工作,建成数字法庭51个,完成了“两个中心”的基础设施建设、远程视频接访室,建成西山、东川两家基层法院看守所远程视频讯问室。开发应用法院综合信息管理系统、办公自动化系统、电子卷宗系统、数字审委会系统、绩效评价系统、信访系统、内外网站、刑事实体比对系统、舆情监测系统、文书校对系统、电子档案系统、执行联动系统等应用软件。开通与公安、银行、国土、房管、工商、税务等部门的信息联接,推行立案、庭审、听证、审务四公开,逐步推进庭审全程同步录音录像,重点建立了执行案件流程数据库、失信被执行人惩戒数据库,所有生效裁判文书,除法律有特别规定以外,全部实现上网公布,全市基层法院裁判文书也提前实现了部分上网。

(二)开通“双微” 借力新媒体加大司法公开

以市中院为首,各县(市)区法院官方微博和微信相继上线运行。通过在新浪和腾讯的官方微博以及官方微信,普通群众可以及时了解昆明各级法院最新的工作动态、案件快报、法律法规、诉讼常识,认识优秀法官、先进法官,还可以通过图文直播了解法院的庭审过程。另外,还适时选取一些典型的、和人民群众生活贴近的法律问题进行微访谈,届时,广大人民群众可以和法官“面对面”,就访谈内容进行聊天互动。微信平台从法院资讯、立案、调解、执行等各个工作环节向微信用户推送信息,通过微信发布昆明各级法院最新工作动态、重大案件信息以及各项管理的创新举措,并向网友介绍最新的法律法规,精选典型案例,以案释法,向广大网友普及法律知识、传播法治思想。目前,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微博以拥有粉丝33059人,发布微博3837条;各县(市)区法院共拥有粉丝14479人,发布微博13228条。

(三)开设APP服务端专栏实现双向互动

昆明市司法局与昆明广播电视台新媒体部联合,在“无线昆明”手机APP服务端开设《昆明普法》专栏,方便市民通过即时、随身的便携方式,了解法律知识、观看普法视频、在线咨询法律问题,满足用户多样化的普法资讯需求。专栏下设六个专题,分别为:经济法务、生态旅游、婚姻家庭、普法视频、在线咨询、调查问卷。昆明市司法局组织了云南大格律师事务所、云南刘胡乐律师事务所、云南兆谦律师事务所三家法律服务机构工作人员对专栏内容进行定期更新、维护和在线咨询。此外,市司法局还通过APP每季度开展一次问卷调查,每年开展一次领导干部法律知识考试和一次全民普法考试。

四、 新媒体环境下昆明市司法公信力现状分析

国家“2011计划”司法文明协同创新中心和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的模式、规律与改革方向研究”课题组近期对昆明市的司法公信力进行了问卷和访谈调查,在昆明选择的71个样本个体中,非常信任占0%,比较信任占25.4%,不大信任展64.4%,非常不信任占11.3%。关于新媒体监督对刑事司法的作用,参与调查的社会公众对此评价很高,即55.2%的人选了“利大于弊,发挥了积极的作用”,32.7%的人认为“非常有价值,对于促进司法公正、遏制司法腐败发挥了巨大作用”。

上述数据可以看出公众对于新媒体监督刑事司法的充分肯定,也反映出了近年来新媒体对于刑事司法的影响日益扩大。相比较来看,被调查的司法工作人员多数(66.7%)对此持否定态度,选择了“弊端显著,严重影响了司法机关的正常办案”。认为“利大于弊”的,则只有28.9%。可见,法官、检察官对新媒体的介入存在较为普遍的抵触心理和否定评价。这与近年来新媒体对刑事司法产生巨大冲击有关,新媒体的介入往往给法官、检察官带来极大的办案压力,也或多或少产生过某些负面影响。在现代社会中,新媒体对刑事司法的影响是难以完全消除的,司法工作人员以一种否定或者躲避的心态面对新媒体,显然是需要关注的一个问题。

五、 新媒体环境下提升昆明市司法公信力的对策建议

(一)树立正确思想观念,重视网络信息新媒体

网络信息技术颠覆了人们的一些传统观念,网络正成为年轻一代社交活动的重要阵地,已是人们发布和获取信息的重要方式,网络可以让发生在偏远小山村的故事瞬间传播到世界各地,可以让一件小事演变成人人关注的新闻事件。因此,广大法官应充分重视网络信息技术的巨大蝴蝶效应,转变以往的一些思想观念。在一些市场化的媒体眼中,有一些所谓的“黄金定律”,比如,坏消息就是好新闻,争议就是收视率,名人就是发行量,丑闻绯闻奇闻就是点击率。这是市场化的天性使然。哪里有新闻,哪里就有媒体,司法领域是产生新闻的“富矿”,一旦发生有新闻价值的司法事件或司法个案,媒体自然会蜂拥而至。此种情形下,你不说,媒体就说;你越不想说,媒体越有兴趣说。结果就是你不愿意说、不主动说、不及时说,媒体就越愿意说、主动地说、不停地说、反复地说。当信息不对称、采访无门时,媒体就会想办法说,不仅让当事人说,还要让舆论领袖来说、专家来说,甚至让毫不相关的人来乱说、胡说。事实上,在一些以当事人为主的采访中,对法院而言,无疑就是一次次的“缺席审判”。在司法公信力还不高的情况下,在努力提高司法权威和司法公信力的过程中,法官耐心地多说一点,多与当事人沟通一点,多与媒体沟通一点,在现阶段有着很强的现实必要性。沟通就是法官不仅要把案子审明白、判明白,更要把判决书写明白、向当事人说明白。最终归结到一点,就是要让人看得明白、听得明白。法官也不妨在工作之余“穿个马甲”上网去,坐“沙发”、当“楼主”,暂时放下法官那份内敛与克制,结合法言法语,善用网言网语,公布信息,阐明观点,不要只当“潜水员”、“打酱油”。“浮上来”“溜溜”,“灌水”、“打铁”、“拍砖”都可以,和楼上楼下打成一片,不要怕别人“踩一脚”、“踢一脚”的,不要怕被“爆头”。通过网上来网上去,通过激情互动与理性分析相结合,努力遏制“餐具”,减少“杯具”,增加“洗具”。至少,通过互动交流,可以努力减少认识上的“茶具”。

(二)构建司法公信力新媒体舆论环境

坚持司法公开、增加司法透明度,让公平正义“以看得见的方式实现”,有利于增强公众对司法的信心。坚持司法公开,确保公众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搭建司法与社会沟通的桥梁,有利于消除司法与舆论的分歧,赢取社会公众理解。一是要把握舆论防线,要公开司法程序,建立案件运转流程的网络查询系统,方便当事人及时查询案件进展情况,坚持庭审公开,为公众、媒体旁听庭审创造条件,防止舆论无端猜疑;要通过适时新闻发布、直播庭审等方式,及时公开案件事实,让真实走在谣言之前,防止利用舆论恶意炒作;要进一步增强裁判文书的说理性,在裁判文书中充分表述当事人的诉辩意见、证据的采信理由、事实的认定、适用法律的推理与解释过程,引导舆论尊重司法、理解司法、相信司法。二是要迎娶舆论支持,要从增强人民陪审员的代表性、落实人民陪审员与法官对案件具有同等表决权出发完善人民陪审制度。从而达到“将普通公民带入法庭的专业世界,他们可以在司法程序的核心领域代表公众发出决定性声音。这种参与会把对司法制度的信赖感在参加陪审团的人以及一般社会公众中逐渐传递。”的效果。在审理有重大社会影响、可能引发舆论质疑的案件时,可以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与案件无利害关系的网民等作为民意代表旁听庭审,在个案审判过程中向法院提出意见,供法院裁判参考。三是要防止舆论审判,要建立延期审理制度,对受到偏颇舆论影响的案件做出延期审理的决定,直到有偏见的舆论压力消除或减弱后再启动审判程序;要建立易地审判制度。对于仅受一地舆论影响,可能使案件无法得以公正裁判的,可以报请上级法院指定异地审判;要对侦察人员、检察人员、审判人员、证人、被害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辩护律师的庭外言论作出明确界限划分,对禁止或允许他们在庭外发表的言论作出明确规定,防止对审判形成过度舆论压力。要将受到媒体不当干预作为当事人上诉、申诉的理由。要对通过立法对媒体报道案件的程序、范围、内容等予以规定,防止舆论随意评论、推测影响司法公信力。要加强网络行业及传媒行业的自律,防止“网络水军”有组织地发布谣言、炒作热点,甚至对司法机关、司法人员进行谩骂和攻击,形成舆论泡沫或舆论假象,制造舆论暴力。

(三)改革创新新媒体司法宣传模式

在开展新闻宣传工作时,可以更多地依靠“意见领袖”等第三方来担任宣传者,使宣传主体更加中立可信。要深入分析社会不同群体的特点,特别是网民中的青年学生、个体户或自由职业者、公司职员、下岗或无业人员等规模较大群体的特点,进而在宣传内容设计、语言表达和宣传渠道等各个环节更有针对性地开展工作,通过差异性策略的实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使宣传对象更加清晰明确。要使宣传内容更加真实生动,要从受众的需求出发,让受众产生对信息的兴趣,由被动接受转化为主动追逐,同时充分尊重受众的感受,在内容上力求客观真实、立场公正、说理透辟,让受众感觉从作品中接受的是客观事实,结论是由自己得出而非作者强加,在潜移默化中达到宣传的目的。要投入更多力量在新媒体中,进一步拓宽新闻宣传渠道,使宣传渠道更加贴近公众。要善于利用新媒体技术,充分利用网络立体化展示司法工作,通过网络互动让受众“动”起来,并通过传播整合,让传统媒体与新媒体协调配合,形成合力;要调整宣传报道的话语体系,充分发挥网络自媒体的特点,让公众通过多种渠道参与新闻宣传工作,采取媒体发现、网民推荐,自下而上,再由宣传部门深入参与的报道模式;要建立健全专门的新闻宣传工作机构和专业的新闻宣传队伍,加强新闻宣传基础设施建设和装备建设,努力满足新媒体环境下新闻宣传工作的即时、数字、兼容需要,切实提高新闻宣传工作信息化、数字化和科技化水平,确保新闻宣传工作深入有序开展,可以考虑将部分宣传作品的制作任务外包给专业机构完成,破解宣传部门专业化能力不足的问题。

(四)加强司法公开的互联网运用

要继续加强庭审网络直播推广,通过庭审网络直播,将司法过程的举证、质证、认证过程全部展示在社会公众面前,便于公众了解案件的真实信息,进而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观点,表达自己的司法诉求,避免司法运作过程中信息不对称而造成社会误解,使审判活动的受众人数和透明度得到有效提升,破除以往司法审判过程中由司法精英垄断司法资源的局面。通过观看网络庭审直播,社会公众可以更深入了解审理过程所揭示的案件事实,避免因认定案件事实真相的分歧影响社会公众对司法裁判的认同。另外,将司法审判过程以网络的形式予以公开,使法官庭审中的言谈举止接受全方位的检查,以形成对司法审判过程有效监督,促使法官更加审慎地行使司法权,真诚地面对网民的质疑,有效减少公众对司法的误解和质疑,促进司法公信力的生成。要积极推行裁判文书网络公开,除法律有特殊规定外,将体现司法审判过程的裁判文书上网公开,可以向社会公众真实的反应司法过程的公正与合法性,向公众传递裁判结论的合理性和正当性,让公众了解庭审过程中诉讼双方的权利是否得到有效保障,法官是否依法行使职权,法官最后的裁判说理是否合理。通过裁判文书上网公开,便于当事人便捷的查询案件信息,同时明确地感知裁判者的理性思维,建立社会公正与司法机关之间沟通联系的桥梁,能够最大限度地保障公众的知情权,同时向社会传递司法的理性和结果的公正性,有效地提升司法公信力,增强公众对司法的信赖和认同。

(五)切实推进司法政务微博、微信运行

探索推进微博、微信施政行政的实践与研究,使微博、微信真正成为司法行政施政行政新平台。要整合司法行政资源,融合微博、微信、网站互补优势,实现并加强三方平台的互通互动,打造三位一体的立体式电子政务,为群众提供实时有效便捷的法制宣传、法律咨询、人民调解、法律援助等服务,引导网友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依法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有效缓解社会矛盾,促进社会和谐。要完善律师微博群、人民调解员微博群、微信群等法律服务后援团,为民解疑释惑,及时提供服务和帮助。要进一步完善政务微博、微信日常管理、信息上报和发布流程、舆情应对、微博微信公文发布、监督管理等相关制度。建立重要信息审核制度,明晰管理责任,保证微博、微信质量,确保对微博、微信重大事件和突发舆情的及时反应和处理。进一步完善电子政务平台建设,推进政务微博、微信从宣传发布到问政服务的提升。要加强对干部队伍触网涉网用网知识的学习和掌握,壮大“微军”力量,定期召开微博、微信座谈会和研讨会,切实增强微博、微信运营人员(主编、副主编和编辑)的政治意识、法律意识和责任意识,严格确保日常微博、微信信息发布质量。开展政务微博、微信运营人员实践轮训活动,组织系统内各官方微博、微信管理员(编辑)到进行业务轮训。通过建立健全培育提质长效机制,不断提高系统政务微博、微信运营团队的运营能力的水平。要以群众的信息需求为中心,把握微博、微信发布特点,及时、准确地向社会发布权威信息,适时回应热点问题,人性化提供各类便民服务。系统内的个人微博、微信,做到与官方微博、微信遥相呼应,形成统一战线,拉近政府与群众距离。要确保微博、微信信息来源的可靠性、观点立场的客观性、统计数据的一致性,维护政务微博、微信的准确性和权威性。创新网络表达方式、网络传播方式和微博、微信管理方式,增强微博、微信内容的人性化和可信度,控制信息传播风险。加强与同城微博、微信群、网络意见领袖和其他网络媒体的互动,建立多层次、多渠道、多形式的互动格局,不断增强政务微博、微信的影响力。

 

滇公网安备 53011402000159号

Copyright © 2013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滇ICP备07000700号-1

技术支持:昆明信息港